鉴宝天书 鉴宝天书(4)

发布时间:2019-05-24 09:02:14 来源:依然夏花
鉴宝天书?
原文标题:鉴宝天书(4)
原文发布时间:2017-02-12 09:44
原文作者:依然夏花。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依然夏花】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鉴宝天书(4)

吴迪在患得患失中度过周末两天,周日下午,他去银行将自己的存款取出来,整整十万现大洋,装在档案袋里只占了一半。

周一九点半,吴迪赶到基建处。老袁刚上班,正在打扫卫生,看到吴迪,也不意外,招呼他坐下,接着慢条斯理的擦桌子。吴迪上去抢了两下,没抢过来,也就坐下了。

老袁头将抹布随手扔到盆里,去外边洗了洗手,回来笑道:

“小吴,你来的倒挺勤。不过,这事找我也没用,走正规招标程序,厂长办公会上定标,我就是一干活的命。”

“呵呵,袁叔,这不是找不着关系吗?只好来麻烦您老了。我父母都国营厂的,所以我知道这里边关系复杂,一个项目无数人想伸手,打招呼的不断,您也确实难做。”

“知道我难做还来为难我?年轻人你不地道啊。”

“袁叔,我是穷人家的孩子,从小父母就告诉我要知足,要感恩。从我懂事起,我就特别感谢那些给过我机会和帮助的人。我原来有个客户,说我不适合做业务,太老实,可是我不服气。因为不做业务我就无法改变我的命运,而且,谁说老实人不能做业务?老实人的嘴紧,能兑现对客户的承诺,在现在这个社会,和老实人打交道才放心。”

“是啊,看得出来你是个老实人。可老实人吃亏啊,像我们为工厂辛辛苦苦卖命一辈子,这临到老,连丫头出个国都解决不了。倒是有几个家伙说能帮我解决,可我哪敢答应啊?帮不了别人什么,还是老老实实自己受着吧。”

老袁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吴迪,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袁叔,这事儿我也帮不上忙,我就不跟您吹牛了。不过我来之前,我们老总交代了,这个项目由我来操作,老总在背后支持。这一块我是这样考虑的,如果设备能卖到两百万,我给您准备了四十万。袁叔您先别忙着拒绝,您听我说。我知道您不缺钱,也不敢拿这些东西污了您的眼,但是现在这社会就是这样,您下边还有一群跟着您吃饭的人,上边还有主管的领导,我想要这个单子,总不能让您为难不是?”

“小吴,我们这一辈儿和你们不一样......”

“袁叔,没关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袁叔您这压力也别太大了,身体要紧。”

“谢谢啦,小吴,看不出你年纪不大,挺会讲话的,下回谁再说你不会跑业务,我替你批评他。”

“谢谢,谢谢,袁叔,那我先走了,回头我给您打电话。这有点小东西,我给您放这儿啦。”

吴迪将手边装样本的手提袋放在了桌脚,里边放着一个档案袋,档案袋里装着他的全部身家。

“哎,你这小伙子,我怎么能要你的东西,快拿走,再这样不让你参加投标了,你别跑……”

吴迪一溜烟的出了办公室,激动的挥舞了一下拳头,是死是活就看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了。他将手机拿在手上,溜达着找了一条僻静的街道,点着一根烟,开始等待。

十分钟,二十分钟,第二十五分钟,电话铃响了。不出预料,是老袁头的电话。吴迪兴奋的握了握拳,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里老袁头的声音有点无奈,

“小吴啊,快回来拿走!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你老爸搬迁那么大个厂子,求了个安心,你小子倒好,纯粹要把你袁叔往水里拉。”

“袁叔,时代不同了,我也是不想您再像我老爸那样,被手下戳脊梁骨。这事您放心吧,我有分寸,不会超过三个人知道。”

电话里一阵沉默,十秒钟之后一声叹息传来,

“晚上一块吃个饭吧,到马家堡那有个川菜馆,我五点半下班,你先定个包间。”

“好,袁叔,我先过去,您下班了再过来。”

老袁头又叹了口气,挂了电话。吴迪兴奋地跳了起来,再也没有心情跑项目,给经理打电话请个病假,直接回家去了。

晚上六点,吴迪等到了老袁头。老袁头一进包间,就拿指头冲着吴迪点了点,说道:

“你呀你……”

吴迪呵呵傻笑了两声,问道:

“袁叔,您看来点什么?”

“来个回锅肉、梅菜扣肉、炝炒豌豆丁,来瓶大可乐。”

“不来点酒?”

“不要了,开着车呢。小吴,既然这样了,你就操作吧。这种事你们有经验,接下来你看怎么办?”

“袁叔,现在大概有十几个厂家追着这单子的吧?”

“嗯,有几个追的很紧。”

“咱厂有指定的招标公司吗?”

“有,一招和二招。”

“那咱走正常程序,您看我写标书行吗?”

“恐怕不行,工程部已经弄得差不多了。”

“没关系,让他们写,我们给那些厂家制造些障碍就行。到时候我让自己兄弟代表别的厂家去报名,争取这个标都是自己人,把它围死了。”

老袁头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问道:

“你准备报多少钱?”

“二百万以下吧,这样您也好交差。拿到货到款之后我就把你的兑现了。”

“我那儿再说吧。你准备好厂家,让他们尽快把资料送过来。”

“行,袁叔,到时候双核投标的人不是我,我也不会在后来的事上露面,有什么事情咱们电话联系。”

“好。”

一顿饭,宾主尽欢。

躺在床上,吴迪给赵浩然打了个电话,让他赶快找三个厂家去给二机厂送资料,然后抱着无字天书做起了美梦。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吴迪都处于亢奋之中,他和老袁头也没有再联系。直到五月中的一个周六,他接到老袁头的电话,通知他下周一开始卖标书,到周五结束。

接完电话,吴迪彻底放松下来。他有一种感觉,他的命运将从这个电话开始改变,他今后的路将变得多姿多彩。

(作者:san 未经作者允许不可转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