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莲英之死

发布时间:2019-04-26 17:01:42 来源:胤 凌

  1909年2月2日这天早上,冷风萧瑟。62岁的李莲英步履蹒跚,心情沉重地一大早就来到养心殿向隆裕皇太后辞行。   “皇太后吉祥,老奴……”李莲英抬头看着脸色阴沉的隆裕太后,眼泪止不住哗哗地流淌了下来。李莲英不是舍不下隆裕太后,而是心有感触,为自己黯然走出这座呆了53年的皇宫大院而伤神落泪啊!想他李莲英,9岁进宫时名叫李进喜,莲英这名字,还是慈禧老佛爷改的啊!现在慈禧老佛爷走了,大清朝也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不是当年的大清朝了,他也不得不走了。
  “李总管一路走好……”隆裕太后总算言不由衷,冠冕堂皇地说了两句劝慰的话。光绪皇帝的遗孀隆裕太后对李莲英不但没好感,还极为反感。当年慈禧太后和光绪帝发生宫廷“帝后党之争”,是这个李莲英像哈巴狗一样,围在慈禧老佛爷身边净瞎出主意,有一次,他撺掇慈禧差一点儿杀了她这个皇后!哼!今天她不找碴儿杀了李莲英,而让他领着60两银子的月俸安然回家退养,就已经是大人大量、高抬贵手了。
  李莲英回到自己护国寺棉花胡同一所大宅院里的第三天下午,正一个人坐在一把檀木太师椅子上闭目养神想着心事,家人忽然通报:“老爷,宫里小德张总管求见。”
  “什么?”李莲英睁圆了眼睛,心说:小德张这狗日的黄鼠狼给鸡拜年,来了恐怕不是好事啊!他本不想见,可又找不着一个好的托词,只好皱着眉头让家人将小德张迎了进来。
  “老总管,我就不跪了哦。”小德张进门后抱拳说。
  “哎呦!你如果一跪,不就折杀老奴了嘛!”李莲英心知在他之后继任二品总管后飞扬跋扈的小德张,绝不会再给他像过去一样下跪行礼了,也只好口是心非地虚于应酬着。
  二人一阵寒暄,小德张的话即转入正题:“老总管,当年总管府里的300万两银子……”
  “嘿嘿!”李莲英干笑了两声说,“那银子慈禧老佛爷在世时建了颐和园子了,只是那时候,你不是总管,我没告诉你啊!”
  “老总管,你这是什么话?”二人一句话不投机,就有些脸红脖子粗了!李莲英却不管小德张情绪的变化,他继续说:“你现在是大总管了,月俸银5000两,还缺区区这点小钱……”
  “你李莲英同治、光绪两朝都是大总管,靠着慈禧老佛爷的恩典,积累了上亿家私,那300万是给宫里的公公们养老的,你怎么说讹就讹了呢?”小德张针锋相对,咄咄逼人。
  “大胆奴才!放肆!”李莲英理屈词穷之下,竟习惯性地甩手打了小德张一把掌。如果是过去,他打小德张三巴掌,小德张都不敢吭气儿的。可现在不同了,小德张马上出手还击:“什么东西?还出手打人!”二人一下子便厮揪拼打起来。
  这李莲英生得人高马大,加上他在宫里闲暇时候曾练过几手拳脚功夫,瘦小的小德张还真不是他的对手,三下五除二,李莲英就将小德张打得落荒而逃了!
  “太后,李莲英贪赃枉法,讹了宫里弟兄们的养老钱,他还卖官鬻爵……”小德张面奏隆裕太后。隆裕立即给九门提督江朝宗下旨:派人调查李莲英。
  江朝宗一想:调查李莲英,这不是预示着我发财的机会来了吗?他江朝宗当年也是走李莲英的门子才巴结上慈禧太后,被任命为汉中总兵,一步步走上今天九门提督之位的。他想为人不能过河拆桥太过火,就将当年李莲英拿去他的银子,让其吐出来还给他就行了。
  “老总管好啊……”江朝宗让手下将李莲英请到了他南湾子的提督府上,将隆裕太后的懿旨拿给李莲英过目。
  “哎呦!”李莲英心里直叫苦,他知道是小德张在捣鬼,可事到如今,只有破财消灾了。
  “江大人……”李莲英一出手就甩给了江朝宗500两银子。江朝宗一看,当年他走李莲英的门子跑官时,分两次给了李莲英600两银子,这一下子就回收得差不多了,便眯缝着眼推托说:“老总管,这……”
  江朝宗收了李莲英的银子将此事压下不再过问了。时满清朝廷朝中大权已经完全落在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的手上,江朝宗是袁手下的大红人,隆裕太后只是朝中的一个摆设而已,所以他对隆裕太后的懿旨阳奉阴违,一直拖着不办。
  小德张一看江朝宗没动静,心知钱能通神,是李莲英的银子起了作用。但他一心想要扳倒李莲英,便心急火燎地也跑到九门提督府,拿出200两银子说:“这是隆裕太后的赏银,让提督大人务必尽快查清李莲英一案。”
  江朝宗看着面前的小德张心想:明明你这家伙想置李莲英于死地,还要借隆裕太后来压我!但他不想和银子过不去,便笑纳了小德张的银子,口口声声表态说:“请大总管放心好了,我一定谨遵太后懿旨,让李莲英的事情尽快有个交代。”
  事后,他又将小德张催办案子的事情说给李莲英,李又给他200两银子,他哈哈大笑着又收下了。
  如是反复,江朝宗前后收了李莲英700两银子,小德张400两银子,可事情始终拖着未办。
  现在革命党人蠢蠢欲动,大清朝眼看朝夕不保,江朝宗哪有闲心管宫廷里太监之间乱七八糟、勾心斗角的事情呢。再说,银子也收得差不多了!干脆,让他们和解得了。这天晚上,江朝宗将李莲英和小德张同时请进了北京有名的什刹海会贤堂饭庄。江朝宗端着酒杯,笑容满面地说:“二位公公,得饶人处且饶人,值此大清危难之际,我们更应携手……”江朝宗振振有辞,李莲英心下欢喜,知道江朝宗不办此案了,他要的就是这个结局啊!可小德张心有不甘,但他又无可奈何,只好虚情假意地和李莲英握手言和了。
  李莲英从什刹海会贤堂出来,坐上一辆人力车,心旷神怡地哼唱着京剧小调,心说:小德张啊,小德张,还想和我斗?你还嫩了点!可走着走着,他发现人力车没有开往护国寺方向。
  “停车!停车!走错了!走错了!”李莲英一连声吼叫着,可人力车师傅竟好像聋子似的,车子跑得更快了!李莲英意识到了什么,他飞身猛地跳下了车。
  “老总管果然身手不凡啊,嘿嘿!”李莲英身后跟着的一辆人力车上也跳下一个头戴毡帽的人,一把明晃晃的钢刀一下子架在了李莲英的脖子上。
  “老总管,上车吧。”戴毡帽之人沉声命令道。李莲英心知自己被人绑架了,他嗫嚅着问:“你们是……”
  “少废话!”在戴毡帽之人钢刀的威逼之下,李莲英不得不又上了人力车。
  人力车又缓缓地跑起来,执刀之人看着被自己挟持的李莲英,阴着脸说:“明人不做暗事,我们是革命党人,找你筹银子来了,你如果识相的话……”
  “好说!好说!我将倾囊相助……”李莲英好汉不吃眼前亏,竟回答得十分干脆。
  戴毡帽之人见李莲英如此配合,量他也不敢反抗,便将刀从李莲英的脖子上取下来放在了一旁。这时,前面出现了一队九门提督府的巡营兵,李莲英一看机会来了,便大喊起来:“有人绑架了我啊,快……”
  戴毡帽之人一把捂住了李莲英的嘴,可已经迟了!巡营兵听见喊叫声朝人力车扑了上来。
  戴毡帽之人一看不好,想赶紧取刀,可手被李莲英按住,二人便在人力车里厮打起来。
  不好,要坏事儿了!人力车师傅是戴毡帽之人的同党,他一看李莲英竟会拳脚功夫,便停下人力车,猛地扑上前来,抽出钢刀,照准李莲英的脖子就是一刀。
  “啊!”一声喊叫,李莲英的头颅被车夫砍了下来,咕碌碌地滚到了车下!追上来的巡营兵一看不好,杀人了,齐声呐喊,一会儿便聚拢到人力车的四周,刀剑齐举:“出来!”
  巡营兵喊了半天,不见有人吭声,几个营兵便在小头目的示意下,战战兢兢用刀挑开了人力车的布帘子。
  里面除李莲英的一具尸体外,什么也没有!两个刺杀李莲英的革命党人早已经乘乱逃得无影无踪,不知去向了。
  得到禀报的江朝宗骑着快马赶来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一会儿时间,李莲英就被人杀了呢?
  江朝宗看着李莲英的头颅,心里有了另外的主意。他让部下将李莲英的头颅用一块绿缎子包裹起来,将其带到了提督衙门。
  “总管大人,这下你总该满意了吧?”江朝宗让手下请来小德张并将人头放在了小德张的面前。
  “啊!”看到李莲英血淋淋的人头,小德张吓得一缩脖子,心想:我的心思只是让李莲英吃些苦头,让其吐出所贪的银子,这江朝宗怎么将人说杀就杀了呢?小德张和李莲英之间本无根本利害冲突,只是怨恨他太贪婪而已!现在李莲英一死,小德张心里的一口怨气也就出了!他要李莲英的人头干什么呢?
  “江提督,我这就告辞了哦。”小德张忐忑不安地走了,江朝宗又阴笑着让部下找来李莲英的侄子,竟假惺惺地对他说:“令叔被人暗杀了!我们只找到了令叔的头颅,身子我们正在找,找见后再通知你。”
  财迷心窍的江朝宗想用李莲英的尸身再讹李的侄子一次。可第二天当李的侄子拿来100两银子要领李莲英的尸身时,由于看守的巡营兵的疏忽,人力车和李莲英的尸身都不见了!
  找不见李莲英的尸身,其侄子只好在思济庄找了一块地皮,叹着气草草将李莲英无尸的头颅埋了进去……CQ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