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六军首任军长萧新槐

发布时间:2019-04-28 09:00:07 来源:叶青松

  1928年1月,朱德和陈毅率领部分南昌起义部队,在宜章举行了一次轰轰烈烈的起义。出生在湖南宜章的萧新槐,时年21岁,参加了宜章起义,最后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六军首任军长、共和国开国中将。
  
  罕见的经历见证了红军长征的历史
  
  萧新槐,原名萧贤怀,曾用名萧荣新、萧兴怀,1907年1月7日,出生在湖南宜章县沙坪乡分水村。
  宜章位于湘粤两省交界处。1926年1月至1927年4月,宜章成立了各级农民协会,还组建了农民自卫军。贫苦农民出身的萧新槐,踊跃参加了自卫军,成了一名自卫军队员。
  1928年1月初,朱德、陈毅率领一部分南昌起义部队计划到湘南创建革命根据地。部队从韶关北上,由武水经黄坪大小洞,到达梅花乡大坪场家寨子(今属乐昌县)。宜章县农民协会主席杨子达获悉朱德、陈毅率部活动的情况后,立即让自卫军做好迎接朱德和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的准备。萧新槐早就知道南昌起义的消息,如今南昌起义部队要到宜章来,他激动得一夜没睡着觉。
  事隔50年后,萧新槐还清楚地记得,朱德和陈毅率领的部队约有1000人,分两路进入宜章:一路由梅花乡进入宜章境内,另一路开往宜章境内的莽山(作为起义预备队)。当晚,萧新槐所在的农民自卫军宣布了朱德和陈毅决定在湖南举行暴动的大体行动方案。
  1928年1月11日,湖南暴动在宜章开始了。1月12日,湖南暴动在宜章取得了成功。当晚,部队在宜章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朱德任师长,陈毅任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萧新槐由农民自卫军转入到中国工农革命军,成了一名工农革命军战士。萧新槐因作战勇敢,受到奖励,并被提拔为班长。
  4月,蒋介石命令范石生率国民党军第十六军“围剿”宜章红军。朱德和陈毅根据形势和敌我力量对比,并获悉毛泽东在井冈山开辟了根据地,便作出部队向井冈山转移的决定。
  4月28日,两支部队胜利会师。会师后,两支部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军长由朱德担任,党代表由毛泽东担任。第四军下辖三个师:第十师师长由朱德兼任,第十一师师长由毛泽东兼任,第十二师师长由陈毅担任。5月25日,工农革命军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简称红军。萧新槐任红四军特务营副排长。
  随着红军队伍不断壮大,萧新槐的职务也逐步上升。在中央苏区期间,萧新槐先后升任中央苏区红军学校第三分校队长,中央军委教导师第二队副队长。1933年6月,由瑞金模范师、中央警卫团、东南战区模范团和中央教导队等部队编成红一军团第三师,萧新槐调任红三师九团营长。10月,红三师归红九军团建制,萧新槐任红三师第九团参谋长。
  1934年10月,萧新槐随部队长征。中央红军长征的行军序列是:红三军团在前,红八军团在后,为右翼;红一军团在前,红九军团在后,为左翼;中间是军委第一、二纵队;红五军团殿后。1935年2月,红九军团第三师第九团团长李国柱在战斗中牺牲,萧新槐被任命为团长。
  1935年6月中旬,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为加强红四方面军的政治、参谋工作和补充红一方面军的兵力,中共中央决定,中央红军部分中高级军事、政治干部调到红四方面军任职;红四方面军的第三十二团、二七○团和二九四团并入中央红军编制。9月,张国焘自恃兵多枪多,违抗中共中央北上方针,率红四军、五军(原中央红军第五军团)、九军、三十军、三十一军、三十二军(原中央红军第九军团)、三十三军,共7个军8万余人南下川康边作战。
  这样一来,萧新槐所在的第三十二军被迫归入红四方面军指挥。萧新槐时任红三十二军第三师第九团团长,只得指挥部队折返草地,与兄弟部队一起英勇作战,攻占天全、芦山、宝兴、荥经等县城。1936年2月,红四方面军南进计划受挫,不得不向西康转移,4月再次退守至甘孜地区。
  1936年7月,红二、六军团和红四方面军会师。7月5日,毛泽东等以中央军委的名义,命令红二、六军团和随红四方面军南下的红三十二军组成红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兼红二军团军团长,任弼时任总政治委员兼红二军团政治委员。萧新槐所在的第三十二军从红四方面军调归红二方面军建制,萧新槐也被提升为红三十二军第九十四师师长(此时,萧新槐的名字为萧兴怀。因此,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组织史资料》上,大家看到的九十四师师长是萧兴怀),九十四师政委是幸世修。
  在1935年9月前,萧新槐任红一方面军第三十二军第三师第九团团长;1935年9月至1936年7月,在红四方面军任职;1936年7月之后,任红二方面军第三十二军第九十四师师长。在红军三大主力部队中任过职的,后来被授予中将军衔的将军,是不多见的。
  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决定北上与红一方面军会师。这时,萧新槐已有两次通过草地的经验。因此,萧新槐和幸世修指挥第九十四师第三次过草地时,准备较为充分,损失较少,带领部队于10月顺利到达陕北。
  1936年底,萧新槐进入红军大学深造。
  
  在神堂村战斗中显神威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开始后,萧新槐被派往山西决死第四纵队担任训练部部长。1938年12月,贺龙、关向应奉命率八路军一二○师主力挺进冀中,执行巩固冀中、帮助冀中军区第三纵队和扩大部队等三项任务。一二○师在冀中地区以过去的游击支队为基础,组建了6个独立支队,番号为八路军一二○师独立第一支队至第六支队,萧新槐调任一二○师独立第二支队支队长(1940年5月,支队长改称司令员),支队政委是苏启胜。
  1939年9月,一二○师独立第一支队改称冀中第五军分区,萧新槐调任冀中军分区参谋长,军分区司令员是朱占魁,政委是周彪。
  1939年底,晋察冀军区根据八路军总部命令,抽调5个团的兵力组建“南进支队”,南下参加讨伐国民党顽军,第五军分区奉命指挥所属二十七团开赴固安县牛驼镇西南地区活动,掩护“南进支队”南下。
  12月26日,第五军分区接到命令:“(冀中)军区工作团一行40余人,并携带一批经费和药品,来你分区检查工作。二十七团立即前往神堂村至大清河一带迎接,务必保证军区工作团的安全。”
  这个工作团是由军区政治部代主任卓雄率领的,其中还有三十二团团长江中等许多团以上干部。军分区司令员朱占魁和政委周彪非常重视,让参谋长萧新槐带着命令直接去二十七团坐镇指挥,做好迎接工作。
  而此时,日军已在冀中开始了冬季“扫荡”。当天(26日)中午,萧新槐一到二十七团,就与团长杨秀昆、团政委杨子华研究分析敌情。萧新槐说:“雄县(县城)集结了日伪军1000多人,白沟河驻敌八九百人,附近的容城、新镇也都驻有大批敌人。同时,军分区还获得情况,军区工作团在行军途中已被敌人发现,还有一部分敌人在后面紧追不舍。现在,我们(团)要去神堂村至大清河一带迎接,属于孤军深入,没有友邻部队的配合。这些情况,对我们来讲,都是极为不利的。”
  团长杨秀昆说:“在敌情这样严重的形势下,执行迎接军区工作团的任务,必然要与敌人进行一场鏖战。”
  团政委杨子华说:“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完成迎接军区工作团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萧新槐说:“对,我们要以临战的姿态,不惜一切代价,做好迎接军区工作团工作。”
  最后,萧新槐与杨秀昆、杨子华研究了行动方案,决定由萧新槐和团领导一起,率三营、二营(两个连)和警卫连去完成这项任务,一营作为预备队,作好后续战斗准备。
  黄昏时分,杨秀昆向萧新槐请示并获同意后,下达了部队向神堂村开进的命令,并于当晚10点多钟顺利到达雄县神堂村。
  根据行前计划,部队立即派出一部分人去寻找军区工作团的人员。但是,到了深夜12点,还是没有找到军区工作团的人员。此时,部队经过急行军,已非常疲劳,如果组织部队返回固安镇附近,时间已来不及。于是,萧新槐和杨秀昆决定,部队在神堂村住一夜,等第二天夜里看情况再决定是否转移。这是根据实际情况临时作出的决定。萧新槐说:“把连以上干部找来,通报一下情况,做好在神堂村住一夜的战斗布置。”
  萧新槐进行了精心的战斗布置。是夜,三营防守村西边和村北边,二营防守村东边和村南边,并要求连队立即修筑简易工事,沿村子的周围挖堑壕和掩体。从事后来看,这次战斗布置非常及时和正确。当然,当时谁都没有想到,包括萧新槐都没有想到,战斗已迫近眼前,而且后来还被载入军战史史册。
  军战史史册记载说:“12月27日,日、伪军2000余人,在飞机、坦克掩护下,向河北省雄县进行‘扫荡’。八路军冀中军区第二十七团于雄县东北的神堂村,依托村落进行防御,与敌激战8小时后,趁夜突围成功。这次战斗,共毙伤日、伪军450余人,击落敌机1架,击毁坦克1辆。”
  12月28日,部队与军区工作团在霸县西部的一个村庄胜利会合。至此,二十七团在萧新槐直接指挥下,完成了迎接军区工作团的任务,受到了冀中军区的表扬。
  1940年7月,晋察冀军区统一北岳、冀中各军分区的序列,顺序调整为第一至第十军分区。萧新槐所在的第五军分区改编为第十军分区,司令员朱占魁,政委周彪,参谋长萧新槐。
  1942年3月,萧新槐调任第三军分区参谋长。第三军分区司令员、政委分别是黄永胜和王平。1944年9月,萧新槐被选送到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学习。
  
  在太原战役中,率六十六军登上太原城,荣获“登城第一功”荣誉
  
  日本无条件投降后,1945年11月,晋察冀军区将主力部队整编为9个纵队,共辖26个旅。萧新槐从中共中央党校被分配到冀中纵队(亦称黄寿发纵队)第二旅任旅长,旅政委张如三。
  1946年6月,冀中纵队撤销。同月,冀中军区组建独立第七、第八旅,萧新槐任独立第七旅旅长,旅政委马泽迎。
  1947年12月,以冀中军区独立第七、第八旅及北岳军区地方部队一部、察哈尔军区直属队合编为晋察冀野战军第六纵队,下辖由原独立第六、第七旅改称的第十六、第十七旅,再加一个第十八旅,共3个旅。萧新槐任第六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48年5月,晋察冀野战军第六纵队改称华北野战军第六纵队,萧新槐仍任六纵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从1947年12月至1949年2月,萧新槐协助六纵司令员文年生、政委向仲华,指挥部队参加了著名的清风店战役和平津战役。
  1949年2月7日,根据战争形势的发展,中央军委决定对全军进行整编,各野战军番号改按序数排列,华北野战军第一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六军,萧新槐任军长,王紫峰任政委。第六十六军下辖第一九六、一九七、一九八师,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直辖的第二十兵团建制。
  成了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六军首任军长的萧新槐,和王紫峰一起,率六十六军参加了太原战役。
  此前的1948年10月5日至12月26日,太原战役已进行了第一阶段。这一阶段,主要是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和西北野战军共8万余人,包围了太原。当时,毛泽东考虑到平津战役,于11月16日致电徐向前:“估计到太原攻克过早,有使傅作义感到孤立,自动放弃平津唐南撤或分别向西向南撤退,增加尔后歼灭的困难,请你们考虑……再打一二星期,将外围要点攻占若干,并确实控制机场,即停止攻击,进行政治攻势。部队固守已得阵地,就地休整。待明年1月上旬我东北(野战)军入关攻平津时,你们再攻太原。”
  太原战役的第一阶段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停下来的。萧新槐奉命率六十六军参加太原战役,是属于太原战役的第二阶段,即1949年3月底,平津战役结束,华北野战军第十九、第二十兵团陆续进抵太原前线。六十六军就是在这个时候奉命参加太原战役的。
  太原战役第二阶段,二十兵团分配给所属各军的作战任务是:“外围作战胜利结束后,迅速调整部署,准备攻城。(六十六)军附野炮、榴炮17门为左纵队,由小北门及其两侧突破;第六十八军附野炮、榴炮24门为右纵队,由大北门及其两侧突破,以敌绥署为目标,协同兄弟兵团共同歼灭城内之敌;第六十七军为预备队,控制卧虎山、丈子头地区。”
  二十兵团还明确了六十六军的兵力部署,即:“以6个团之兵力附炮兵1个连由正面西岗、蔡岗、歇子寨线突破。锋芒亦指向新店、新城、光社。协同主力歼敌,尔后各军机动,迅速勇猛地向工厂区扩展。另1个师为兵团第二梯队,控制于青龙桥、阳曲、黄寨之线。”
  根据兵力部署和作战任务,萧新槐认真部署,并坐镇主攻师一九七师指挥所指挥。
  4月20日拂晓,太原战役总攻开始后,六十六军一九七师在萧新槐直接指挥下,由歇子寨、东庄沟突破,猛插黄花园、沟南、后沟,端掉了国民党军第三十九师师部。上午6时许,第三十九师全部被歼。尔后,一九七师开始攻击皇后院及新店。同时,六十六军一九八师于5时开始攻击,7时突破申岗梁阵地,沿铁路南攻。
  8时左右,部队会合于新城、新店、杜家坟地区。萧新槐命令部队趁机向南扩展。
  11时,六十六军连续攻占光社、北营房、七府坟、炼钢厂等地,歼国民党军1个多团,并迫近化工厂。
  外围作战结束后,经过22日、23日两日攻城准备(调整部署,扫清城沿碉堡及炮兵进入阵地与器材准备等),24日拂晓发起攻城作战。5时半,太原前线解放军的全部炮兵同时开始猛烈射击,完全压制了国民党军的炮火。
  萧新槐在一九七师指挥所里,通过望远镜清楚地看到,炮火已完全控制了前沿阵地,觉得有机可乘,未到总攻时间(8时半),即于6时34分下令一九七师指战员,在小北门以东竖梯登城。萧新槐也在第一波次中登城,但不幸头部中弹受伤。不过,萧新槐没有离开指挥岗位,仍然坚持指挥部队并迅速向两翼发展,接应友邻登城,同时向纵深扩张。
  六十六军一九六师于7时5分亦竖梯由小北门以西登城。此时,一九七师炸开了小北门,使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地进入城内。截至7时20分,六十六军全部入城,7时30分先头部队直捣国民党太原绥署。
  9时,传来第六十八军于大北门两侧突击登城成功的消息。六十六军与兄弟部队一起,进行了短促巷战,于11时左右即宣布结束太原城内战斗。至此,太原解放。
  太原战役中,萧新槐率六十六军登上太原城,成了第一支成功登城的部队。战后,萧新槐本人荣获“登城第一功”荣誉。
  太原战役结束后,萧新槐指挥第六十六军随二十兵团进驻天津地区,担负海防任务。
  
  在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中率部猛烈突击
  
  1950年10月23日,中央军委决定第五十军和第六十六军改称为志愿军,10月底入朝,作为战略预备队。
  当天(10月23日)下午,萧新槐从北京领受入朝作战的紧急任务后赶回天津,立即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宣布中央军委决定: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六军改称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六十六军入朝作战。
  六十六军在军长萧新槐和政委王紫峰率领下,于10月24日凌晨2时从天津出发。萧新槐同先头部队一九六师一起行动。接着,一九七师、一九八师先后离开天津。
  10月25日,六十六军军部刚刚抵达安东(今丹东),部队还没有全部抵达安东市集结完毕,萧新槐便接到毛泽东的电报,令六十六军慎重部署,歼灭英军第二十七旅。
  萧新槐接到命令后,立即召开作战会议,研究作战方案。萧新槐说:“按原先计划,全军部队要在10月26日7时前全部到达安东市集结,然后展开行动。现在,根据毛主席和上级命令,我们必须采取边集结边展开了。部队争取在25日、26日先后从安东跨过鸭绿江,按预定作战方案向朝鲜的车辇(地名)开进。”
  10月26日,六十六军全部进入朝鲜。27日,萧新槐即接到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命令:“以两个师迅速向龟城、定州前进。”
  萧新槐立即部署部队展开。至10月30日,六十六军所属部队一九六师进至栗洞、内洞和左军营地区,一九七师进至中坊里和九林里地区,一九八师进至犁邱洞、白云洞、天津洞和车下里地区。各师进入指定地域后,萧新槐立即命令部队迅速构筑工事,做好战斗准备。
  10月30日下午,美军第二十四师一部在飞机支援下,向犁邱洞、犁下里一线的一九八师一部阵地发起攻击。由于早已做好了战斗准备,一九八师进行了有力的还击。
  次日下午3时,英军第二十七旅先头部队在坦克配合下,推进到纱帽岩附近,与志愿军六十六军一九六师展开战斗。萧新槐命令一九六师:“避开白天,发扬我军夜战近战优势,顽强战斗!”是夜,一九六师积极袭扰英军第二十七旅,歼其一部。
  10月31日18时,萧新槐根据志愿军司令部命令调整部署,令一九七师推进至大星洞、流星洞地区,一九六师留一个团在古军营抗击英军第二十七旅,师主力两个团进至青山岭、水泊里地区隐蔽集结。
  11月1日拂晓,美军第二十四师一部向在白云洞的志愿军六十六军一九八师阵地发起猛烈进攻。萧新槐命令一九八师给予有力还击。一九八师连续打退美军5次冲击后,撤出阵地。
  1日下午,在中坊里地区的一九七师向萧新槐报告: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有3辆坦克、8辆吉普车沿龟城至宣川的公路南巡,还有从定州向北巡逻的两辆坦克、7辆卡车。
  萧新槐接到报告后,判断“联合国军”的车辆要在中坊里地域会合,果断命令一九七师在中坊里地域将其予以击毁。
  果然,“联合国军”的车辆在中坊里地域会合了。下午2时40分,一九七师在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以猛烈火力发起射击。同时,以一部兵力迂回至其侧后,激战一个小时,毙伤“联合国军”20余人,摧毁汽车4辆,缴获82迫击炮1门、电台1部,其余“联合国军”抱头南窜。
  11月2日,在志愿军全线猛烈突击下,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全线撤退。3日,按照彭德怀的指示,萧新槐指挥一九八师进至东仓、德化洞、白云洞地区截击龟城之敌;一九七师进至龟城西南大星洞、白云洞、柳桥岘地区,围歼龟城之敌;一九六师进至犁邱里、犁下里地区正面堵截。当晚,美军第二十四师向南市洞方向撤退,一九七师、一九八师跟踪追击。由于在美军动摇退缩时两师未及时发起侧后突击,以致未能抓住战机歼灭美军第二十四师。
  为吸取教训,防止英军第二十七旅逃跑,萧新槐命令一九六师进至宣川、定州间堵截,协同志愿军第五十军歼灭英军第二十七旅。但是,步行的部队总是跑不过机械化的部队,当一九六师冒雨急行军,4日进至宣川时,英军第二十七旅已逃回定州。
  11月5日,彭德怀命令六十六军以一个师进至定州,加强海上警戒,军主力控制龟城及以北地区待命。据此,萧新槐指挥部队到达指定位置。至此,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结束。
  
  六十六军在朝半年战绩辉煌
  
  1950年11月13日,志愿军党委召开会议,总结第一次战役经验,研究第二次战役方案。萧新槐对政委王紫峰说:“部队入朝比较仓促,你前去参加会议,我留在家里整理部队。”
  会议结束后,王紫峰回来与萧新槐一起,按照志愿军总部的命令,指挥部队集结龟城及其以北地区,修筑工事,积极准备下次战役。11月17日,六十六军在青下里召开由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党委扩大会议。会议先由王紫峰传达志愿军党委会的精神,然后,萧新槐说:“彭总在会上对我们六十六军紧急受命入朝,完成作战任务给予了肯定,但对没有抓住美军二十四师提出了批评。”
  对于彭德怀的批评,萧新槐表示理解。萧新槐在军党委扩大会议上说:“我们第一次出国打仗,吸取教训的地方很多,比如当时我们六十六军不是在龟城西北,而是在大馆洞布防,让敌人更放胆深入一些,退缩时它就不会那么快了;或者将我们六十六军放在龟城东北,摆在内线,当敌人逃跑时,也便于截击。这些,都需要上上下下一起来吸取教训。”会上,萧新槐要求部队进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深入思想宣传。会后,六十六军向志愿军总部写出了这一会议的情况报告。
  在第二次战役中,第六十六军在萧新槐和王紫峰指挥下,先后进行了松川洞、东阿里、回德里、祁雨山、龟山洞、龙山洞、松岘洞、凤舞洞等战斗,共毙伤俘“联合国军”1373人,完成了战役任务。志愿军首长表扬了第六十六军,说“此次作战较上次作战有若干进步”。
  在抗美援朝战争第三次战役中,萧新槐指挥六十六军在大局中行动,一举突破“三八线”的“联合国军”阵地,完成了攻占华岳山、穿插高秀岭等艰苦的作战任务。此役,六十六军共歼“联合国军”3250人,缴获各种火炮60门、机枪80挺、步枪1400余支。志愿军总部特别贺电表扬六十六军:“庆祝你们取得的伟大胜利。”
  在第四次战役中,萧新槐指挥六十六军先后进行了五音山阻击战、冰岘北战斗、曲桥里战斗、德高山和金板洞阻击战、上下加云战斗等,历时44天,取得了歼“联合国军”10484人的战绩,圆满地完成了战役任务。
  1951年4月10日,萧新槐和王紫峰奉命率六十六军回国,进驻天津、沧州地区。萧新槐紧急带六十六军去朝鲜指挥打仗,历时半年时间,总共毙伤俘“联合国军”15329人,缴获各种火炮163门、各种枪支3781支、坦克212辆、车辆12辆。六十六军在朝鲜先后有262个单位,2122名个人光荣立功。萧新槐本人荣获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二级自由独立勋章、一级国旗勋章。
  1949年6月至1959年5月,天津警备区先后由二十兵团、六十六军兼,萧新槐从1953年4月至1956年1月任六十六军军长兼天津警备区司令员。1956年1月至1956年3月,萧新槐调任山西省军区司令员。1955年,萧新槐被授予中将军衔。1980年8月2日,萧新槐因病在北京逝世。
  (作者声明:本文由《党史博览》独家编发,未经允许,不准选编、摘编、上网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