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黑天鹅》的悲剧美学解读

发布时间:2019-04-28 17:00:26 来源:王鹃

  [摘要]美国电影《黑天鹅》是一部将艺术价值和美学价值完美融合的文艺片,影片从头到尾,从主题构建、故事架构到人物设定、结局安排都透着浓郁的悲剧色彩,成为悲剧美学影片的经典之作。影片讲述一位纽约芭蕾舞演员妮娜的悲剧人生,妮娜为了成为《天鹅湖》的主演,在白天鹅的自我与黑天鹅的本我之间痛苦挣扎,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最终逐渐迷失了自己,真正变成了一只黑天鹅,滑入悲剧的人生。影片利用现实主义手法,影射了许多社会现实问题,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和社会价值。
  [关键词]电影《黑天鹅》;悲剧美学;欲望
  美国电影《黑天鹅》由达伦・阿伦诺夫斯基执导,娜塔莉・波特曼、文森特・卡索和米拉・库妮丝等联袂出演,2010年在威尼斯电影节一经放映便取得了良好的成绩。《黑天鹅》讲述一位纽约芭蕾舞演员妮娜的悲剧人生,她的全部生活重心都放在芭蕾舞上,妮娜成为新一季《天鹅湖》的主演候选人,可她仅仅能胜任优雅纯洁的白天鹅,对狡诈性感的黑天鹅的把握却不如其竞争对手莉莉。妮娜陷入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中,并最终在强大的心理暗示下,逐渐迷失了自己,真正变成了一只黑天鹅,并最终滑入悲剧的人生。影片《黑天鹅》是悲剧美学影片中的翘楚之作,其主题构建、故事架构、人物设定和结局安排都透着浓郁的悲剧色彩,这样的经典之作值得我们探究。
  一、欲望挣扎――悲剧的主题构建
  影片《黑天鹅》看似描述了一个女芭蕾舞演员的挣扎与沦陷,实际其主题却在诠释着人类内心欲望的暗涌。影片涉及暴力、阴郁、血腥、欲望等元素,营造了一种压抑与不安的情绪。这不仅是妮娜在挣扎,更深层次地影射了现实中的年轻人在巨大的生存压力和对自我的严苛要求下苟延残喘的悲哀。影片给人一种压抑和亚健康的状态,向我们剖析了隐匿在表面之下的人性欲望。妮娜是一个悲哀的内向者,是一个在束缚下成长的人,她一直在“我”与“完美”,“我”与“理想”之间痛苦挣扎,最终,为了“完美”与“理想”,终于失去了“我”。鲁迅曾经说过,悲剧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悲剧将人与世界的冲突无限扩大后展现在人们面前,总是在求之不得和得之必毁之间徘徊,将人性中和社会上的苦难与伤痛隐含在故事之中,以期得到同样无奈的人群的共鸣与理解。《黑天鹅》在主题构建上充满了悲剧色彩,妮娜将悲剧演绎到极致,她以死亡为代价成全了自己心中的完美,以毁灭为牺牲俘获了我们心中的震撼。影片中许多元素充满了象征色彩,例如衣服的颜色和配饰,天鹅的意象,妮娜的指甲与身上的抓痕,莉莉身上的文身等,每一个细节都深藏着无限的思考,影片创作者匠心独运,以悲剧色彩成就了影片的主题诉求。
  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在其精神分析学说中提到,每个正常人在意识的背后都可能具有各种各样的欲望和冲动,因不被社会习俗、道德法律所容许,必须被压抑下去而不被意识到。影片中的妮娜为我们展现了这样的案例,白天鹅是妮娜表面的形象,纯洁无辜。而黑天鹅才是她内心的欲望,是长久压抑在心底的“本我”。她在生活中唯唯诺诺,只有在舞蹈中才能宣泄自己的灵魂,最终机缘巧合之下,她被外表的白天鹅和内心的黑天鹅所迷惑,只能用肉体的死亡来解脱自己。这样的人格分裂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人生命题,《黑天鹅》的故事仿佛在给我们警示,在面对表象的自我和内心的欲望之时,我们该何去何从?
  二、呼应《天鹅湖》――悲剧的故事架构
  影片《黑天鹅》的故事架构和叙事顺序与柴可夫斯基的舞剧《天鹅湖》相同,我们甚至可以说,《天鹅湖》是影片《黑天鹅》的灵魂。在芭蕾舞剧《天鹅湖》里有两个女性角色,奥杰塔和奥吉莉娅,分别是白天鹅和黑天鹅的形象,而白天鹅和黑天鹅需要由同一个人出演。《天鹅湖》先是白天鹅出场,而后是黑天鹅出场诱惑王子齐格弗里德,最后依然是白天鹅出场澄清一切,并为了救王子而死。
  而在影片《黑天鹅》中,基本的故事架构与《天鹅湖》异曲同工。女主角妮娜首先是一只“白天鹅”,她是一个单纯的少女,内向而怯懦,她能将白天鹅的纯洁无辜拿捏得恰到好处,可以说是“本色出演”。而当妮娜发现自己对于黑天鹅的把握不足,而且很可能会因此输给莉莉,失去主演的机会时,她陷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中。对于舞蹈,她倾注了全部的心血与精力,她不能接受自己表现得不完美。妮娜开始尝试领悟黑天鹅的精髓。无奈她的欲望经过长久的压抑,再次迸发之时已经不足以维持她的理智。妮娜开始厌恶自己如同修女一样的形象,她严谨刻板,苍白羸弱,胆怯如她几乎没有自己的主张和见解,她向往如同莉莉一样能够散发出强烈女性荷尔蒙的人,却找不到正确的路让自己变成她的样子。公演迫在眉睫,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妮娜出现了精神分裂的症状,她迷失在自己的欲望之中,走向酒吧,学会了性爱,她的激情被彻底唤醒。在去找托马斯的时候,她散开了发髻,象征她要解放出自己的风情,她被无处安放的欲望折磨,此时的妮娜,真正变成了一只野性娇艳的黑天鹅。然而,这样的自己,很快被妮娜所厌恶,于是她产生了强烈的幻觉,她总是见到血、抓痕等恐怖的景象。在痛苦的挣扎之中,妮娜决定在舞台上放下这一切。在最后一段独舞中,妮娜臆想自己长出了黑色的羽翼,黑天鹅旋转挥舞着,一圈又一圈,嚣张忘我,恣意唯美。此时妮娜终于实现自己完美演绎黑天鹅的梦想,她与黑天鹅融为一体,她心灵的渴求和肉体的欲望都在这一刻得到了完美的满足。而舞蹈结束之后,妮娜的眼眸再次清澈起来,黑天鹅在刚才绝美的舞蹈中“死去”,妮娜又变回了白天鹅。而经历过黑天鹅时期的白天鹅已不再是最初的白天鹅,妮娜在一波又一波的幻觉中看到了死去的黑天鹅,她惶然无助,绝望愧疚,不知如何是好。最终,她选择了逃脱这一切,既然黑天鹅已经死在舞台上,那么就让白天鹅也和她一起死去吧。在最后的一跃中,妮娜笑着死去,她一身雪白,可心中却带着白天鹅和黑天鹅的所有伤痛,倒在白色的海绵垫子上,回归了原本属于她的纯白世界。这样的结局与芭蕾舞剧《天鹅湖》一样,白天鹅走向了死亡,故事已悲剧结尾。妮娜美好而年轻的生命最终消逝在她最为看重的舞台上,在她成功地完成了白天鹅与黑天鹅的表演之后,在她尝试了黑天鹅的放纵和欲望之后,死在了她倾慕并引导了她的托马斯面前。   三、扭曲的灵魂――悲剧的人物设定
  影片《黑天鹅》中的女主角妮娜本身就是一个悲剧的设定,无论结局如何,故事主线如何,妮娜的人生本就是一个注定的悲剧。妮娜的悲剧性格与她母亲的影响是分不开的,妮娜的母亲永远是一袭压抑的黑衣,长着一张神秘的面孔,她有一个诡异的爱好,总是坐在自己的屋子里画画,描绘着自己年轻时候的样貌以及妮娜的脸庞。她曾说正是因为妮娜才毁了她作为舞者的人生,我们揣测她在年轻时也曾有过辉煌的艺术生命,也许是因为爱欲所致,她生下了私生女妮娜,也断送了自己的舞蹈生涯。而对女儿有着超乎正常母女的控制欲和畸形爱的她,毁了妮娜。
  28岁的妮娜还时常被要求在母亲面前脱光衣服,没有出门和交友的自主权利,妮娜在母亲的严苛要求下,对于这个年龄女性该面对的情爱依然充满恐惧和厌恶。她有许多象征少女的粉色服饰,房间摆满了许多幼稚的玩偶,妮娜的灵魂并没有随着她的身体而生长。在面对女儿的堕落之时,母亲非但没有给予心理疏导,反而带给她更大的心理压力。妮娜清冷孤傲,却自卑又胆怯,变态的家庭和畸形的生长让她变得内向自闭,因此,在面对后面的诸多压力与变故的时候,她无法理智地去处理,只得陷入精神分裂和抑郁之中。
  风流的导演托马斯试图引导并唤醒妮娜女性的风情与欲望,也许这真如他说的一样是为了艺术,或许只是因为他本就风流。可面对托马斯的“引导”,妮娜首先表现出的是恐惧与排斥,她内心分明对托马斯充满爱慕,却因为长久地压抑自己,而不知该如何表达。当看到托马斯与莉莉在后台的角落肆意欢好之时,她更加不知该怎么处理,除了带给自己更大的压力之外,仿佛想不到任何可以改变现状的方法。妮娜除了拼命练习舞步以外,对生活中的压力和爱情的迷惘都无力处置,这也注定了她以后悲剧的人生。
  极端的妮娜最终选择了用黑色邪恶的方式去寻找自己内心的欲望,用一种毁灭的态度将自己从幼年时期一直压抑的本我挥发出来。本就有些神经质的妮娜陷入了恐怖的幻觉之中,她的欲望总是在幻觉中屡屡出现,她为了保住自己主演的地位,释放了灵魂深处被束缚多年的叛逆与野性。妮娜是极端的,极端呆板或是极端放纵,她不懂得该如何在善与恶之间权衡。这样的性格设定注定了妮娜这个人物的悲剧性。假如她没有这样一个畸形的家庭和童年,也许状况会有所改变,然而假如毕竟是假如,最后的妮娜依然在高度紧绷的压力中放弃了自我,除了死亡,她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于是,她葬送了自己的生命,死亡再凄美终究是死亡,终究是悲剧!
  四、天鹅之死――悲剧的结局安排
  影片《黑天鹅》的结局安排符合西方悲剧审美的特点,忠实于芭蕾舞剧《天鹅湖》的原著。妮娜虽然塑造了舞台上完美的白天鹅与黑天鹅,可最终走向了毁灭和死亡。从西方审美的角度看,悲剧是严肃的,只有破碎和毁灭才能击痛人心,反映真理,更深层次地引发人们的理解和共鸣。因此,莎士比亚的悲剧要比他的喜剧更加著名。
  影片的悲剧收尾让黑天鹅与白天鹅这组对立的意象共同走向了毁灭,这种正义力量与敌对势力的共同毁灭,符合悲剧哲学的主旨。影片的最后,伴随着悲壮的音乐《天鹅湖》舞曲,妮娜用高超的舞蹈技术完成了最后一舞,并站在高处,深深地看了一眼母亲之后,纵身一跃,解脱了自己纠结不安的灵魂。这充满悲剧美的一幕掀起了影片的高潮,诡异凄美的气氛更是让人在热血沸腾中穿插着几分恐惧。最终,只留下妮娜的一句呓语。“I feel it perfect.That is perfect.”妮娜用生命祭奠了完美,以死亡解脱了困苦。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有一个悲剧的结局,在影片落幕的唏嘘中,妮娜的执著与无助深深地留在我们的心中。
  悲剧分为两大类:美好的灭亡和丑陋的存续。妮娜的悲惨结局便是美好的灭亡。妮娜在生理上死亡了,可却在灵魂深处获得了解脱,达成了心中幻想的完美。这令我们既遗憾又欣慰,这样的结局也是唯一能刺痛我们的结局,这就是悲剧的力量,悲剧总是用一种严肃和悲凉的结局让我们陷入痛苦之中,可每个凄美毁灭的表面背后都隐藏着一种灵魂深处的执著,用死亡来祭奠内心的欲望,也用肉体的死亡让灵魂深处的追寻得到永生。《黑天鹅》用悲剧美学技巧,诠释了妮娜意料之中的结局,也诠释了依然在挣扎着的人们的苦难。
  五、结 语
  通过模拟获得怜悯和同情的情感体验,使心灵得到净化和升华。亚里士多德这样定义悲剧的意义。妮娜用死亡向我们昭示了一个道理,完美是不存在的,妮娜执意追求完美,她的人生注定是悲剧。如同妮娜一样,每个人都是白天鹅与黑天鹅的综合体,我们表面要维持一个符合社会审美的正面形象,可在灵魂深处,每个人都压抑着一份黑色的欲望。当外界条件达到一定作用程度时,灵魂深处的黑天鹅便展翅飞出,让我们完全变了另一个自己。如果我们不想有一个如同妮娜一样悲惨的结局,唯一的办法就是平衡地对待黑天鹅与白天鹅。我们应当知道如何疏散迎面而来的压力,也应当知道如何正视心底的欲求,不要因过度的苛求和执著将自己逼入死胡同。在漫漫人生道路上,每个人都在经历从白天鹅到黑天鹅再到白天鹅的蜕变,我们都有内心的追求,我们也应尽力追求完美,却不能苛求一定能达到完美。完美只是彼岸之花,过犹不及,在追求过程中严格要求自己,在获得结果时乐观面对人生,这样的人生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美。
  [参考文献]
  [1]孟雯.浅析电影《黑天鹅》的悲剧美学意味[J].电影文学,2013(21).
  [2]单艳红.《永恒》悲剧美学思考[J].电影文学,2012(24).
  [3]吴红英,杨春睿.解读影片《洛丽塔》的悲剧意蕴[J].电影文学,2013(23).
  [4]周丹.论尤金・奥尼尔悲剧主题的美学思想[J].社会科学论坛,2015(05).
  [5]孙乾蕙.影片《可可西里》中的悲剧美学[J].云南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4(03).
  [作者简介]王鹃(1980― ),女,陕西安康人,硕士,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舞蹈教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