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形声字的表音特点及语义识别

发布时间:2019-04-29 17:00:36 来源:王开文

  形声字的读音一般是由声旁表示,但是,不能总是“秀才识字读半边”,形声字什么时候该读“半边音”,什么时候不能读“半边音”,是个复杂的问题。  形声字读音的复杂性主要由四种因素造成。一是汉字形体的复杂,加之形声构造中形旁和声旁的标识和位置不统一,前者如“在(从土才声)、尚(从八向声)”等,非专业人士很难分解;后者如构件“门”在“闻”字中是声旁,而在“闺”字中又是表义的形旁。声旁位置不统一的情况更为常见。二是汉字形体的历史变革,特别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汉字简化,使很多汉字降低或失去了理据,形声字则失去了表音声旁,如“趙、鷄”分别以记号“又”代替“肖、奚”;或因声旁替代使汉字降低了表音的准确性,如“燈、爺”改为“灯、爷”。三是古今语音的变化,形声字及其声旁的读音古今变化是必然的。四是语言融合中的借用,如“卡”字作为汉语自源词读qiǎ,用于表达外来词则读kǎ,如“卡车、卡片、刷卡”等词中“卡”的读音(来源于英语单词car,card的发音)。
  显然,形声字记录的现代词语,整字读音一般与声符完全一致;若记录古代传承下来的词语,整字与声符的读音则往往不同。所以,明辨哪些字是现代汉字很重要。现代汉字,在本文里是指现代创造的或借用的,来表示现代社会生活内容的汉字。本文所谓现代形声字是指现代新字中属于形声构造的汉字。
  一、现代形声字表音特点
  现代形声字应该是现代创造或假借、符合形声构造原理并记录现代语言里新词的汉字,其核心是文字表示的意义是现代社会中出现和具有的。其文字形体有些是新造的(以《康熙字典》未见为依据)。具体来说,现代形声字的表音特点,即整字和声符之间的语音关系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声符与整字读音完全一致。声符取其现代读音。形声字都是合体字,声符一般能独立成字。由于是现代造字或借字来表词,所以,现代形声字的整字读音和声符读音一般完全一致,现代造字的如:
  锰měng:一种金属元素,质硬而脆,在湿空气中氧化。
  碘diǎn:一种非金属元素,供制医药、染料等用。
  硒 xī:一种非金属元素。
  《康熙字典》所收汉字有47035个,而现代汉语使用的汉字仅需几千个,所以,借用古代“死字”是较便利经济的方法。这时整字的读音有两种情况:第一是该字表示的语义已退出现代社会生活(如“骃”,浅黑带白色的马),或者该字已被新字替代(如“镝”,古指箭头,亦指箭),该字已成“死字”,借用作现代形声字表词,是单义词,且不论其古音,一律取其声符的现代读音,如:
  猩xīng:〈古〉《说文解字》猩猩,犬吠声。〈今〉哺乳动物,猿类,毛赤褐色,前肢长,无尾,吃野果。产于南洋群岛的森林中。
  苯běn:〈古〉《玉篇》苯,草丛生也。〈今〉一种有机化合物,无色液体,有特殊的气味。
  焊hàn:〈古〉《广韵》火乾也。〈今〉用熔化金属或塑料来粘合、修补金属或塑料器物。
  第二是古字的语义保存,又被借作现代形声字,这时该字实际上是同形字,即意义上毫无联系的两个词的字形相同。这类情况很复杂,为了区别,通常采用异读别词的方式,即该字的旧义和新义的读音不同,现代新义读音仍然是取其声符的现代语音,如:
  铊:〈旧〉tuó“砣”的异体字;〈新〉tā一种金属元素。
  秘:〈旧〉mì不公开的或珍贵罕见;〈新〉bì〔~鲁〕国名。
  姥:〈旧〉mǔ年老的妇女;〈新〉lǎo称外祖母,或对老妇人的敬称。
  其次,是声符与整字的读音不完全一致——声韵相同,仅仅声调不同。这类字虽然很少但却存在,其成因主要是声符表音的局限性。由于声符通常是独体字充当,要找一个与形声字整字读音完全相同的独体字声符就更加困难,因此,出现了很多整字与声符在声母或声调不一致的情况,此时可以看作是省声,是对古代“省声”造字法的继承。如:
  锑 :tī一种金属元素,“梯”省声。
  锰:měng一种金属元素,“猛”省声。
  氧:yǎng一种气体元素,“养”省声。
  二、现代形声字的语义识别
  形声字中,哪些是继承字,哪些是新字。这种辨别对于正确把握该字的读音至关重要。而这可以从文字的来源上来分析。追本溯源,现代形声字来源于社会生活的变化,从类型上,可分为三类。
  第一,新造字。汉字的表意和表达语素的属性,导致新生汉字不可避免。如为科技新词创造的汉字较多,其中绝大部分是形声字。如涉及环境污染的“氟、铅、硫酸、铯-137、碘-131”等,涉及日常用品的“钨(丝)、钛(合金)、锂(电池)、碘(盐)等,涉及食品的“甲醛(啤酒)等,涉及新发现的“鳐、桉”等海外物种名称。
  新造字的另一来源是是像声词。因为语言自身的发展是表达越来越精密细致,较之古汉语,现代汉语在句子的复杂程度更高、词汇更丰富、词类更多,这是语言适应社会生活内容的复杂丰富化要求的结果,大量的象声词就是一个表现,而且绝大多数是形声构造,摹拟人和自然界的声音,如:“哗啦、咕噜、喵、喀嚓、哐、喃喃、琅琅”等。
  第二,借用字。假借已有的汉字表示新出现的词语,有新词、方言词和外来词,其中,假借的一般是“死字”,由声符的现代语音表示整字,如:
  镝:〈古〉dí 箭头,亦指箭:锋~。鸣~。〈今〉dī稀土族的三价金属元素。从金滴省声。
  鲑:〈古〉xié鱼类菜肴的总称。〈今〉guī鱼类的一科。
  偶尔也假借现代常用的“活字”,这时该字往往异读别义,表传承词义读传承音;表新词义,多表示人名、地名专有名称。如:“秘”值得一提的是方言词,由于历史上人民文化识字水平不高,这些词才进入书面语时间不长,从“事物——概念——口语词——文字”先后产生的规律,方言词用字中形声字也是现代的,由声符表示整字的读音,如:“姥姥lǎolao(北方方言词)、浒xǔ湾(江西地名)、崆峒kōng tóng(山名)、厦xià门(城市名)、黄陂pí(在武汉)”等等。
  第三,简化改造字。由于现代进行汉字简化目的是减少汉字的笔画或构字部件,使汉字易识、易记、易写,而不是语音改造,所以简化(声符替换和重新构形)后的形声字,其声符和整字语音的仍保存继承性——并不一定一致,尽管专家们尽力使声符与整字的读音一致。如:
  由于简化的汉字绝大部分是常见字,使用频率高:1986年公布的《简化字总表》1、2收录的简化字共482字中,不在“常用字及次常用(共3500)”的仅有谗(讒)、忏(懺)、籴(糴)、粜(糶)、亵(褻)、痈(癰);刍(芻)、戋(戔)、黾(黽)、聂(聶)、佥(僉)、啬(嗇)、韦(韋)、尧(堯)14字,占简化字的3%,且古语、方言和姓氏用字居多。因此,简化字中形声字的声符与整字读音不一致,因为这些字很常用,一般人不会误读,不是形声字正音的重点。
  综上所述,现代形声字的声符和整字读音一致的,从语义上看,主要是表达科技新词、象声词、外来词、方言词(特别是地名人名)。据此,可容易辨别现代形声字读音:
  结语
  现代汉字中形声字声符表音准确性已大打折扣,很多整字与其声符的读音已不一致。现代形声字的正音难点在于明辨形声字的现代性。新字(包括借用的)的产生总是在“事物——概念——口语词”之后,所以,从语义上辨别是一条捷径。具体地说,语义涉及社会生活中(包括外来的)新事物、新观念的是新语义,其用字是现代字;另一方面,方言里的专有名称由于其书面语化较晚,所以其用字也是现代汉字。它们之中的形声字当然是现代形声字,其整字与声符的读音一般是一致的。
  作者单位:荆楚理工学院人文社科学院(448000)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