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的贝多芬第七交响曲

发布时间:2019-04-29 17:01:29 来源:Woyte

  听着贝多芬A大调第七交响曲的第四乐章《灿烂的快板》,看着德国指挥家克莱伯挥舞着指挥棒,时而是他招牌的甩棒过肩动作,时而优雅却带有更多的狂放,让现场观众恨不得举起冰凉的啤酒杯高呼干杯。若经历这样的视听飨宴而不爱上古典音乐,很难!或是去看日剧《交响情人梦》的第四集是怎样呈现贝多芬的音乐,那样生动活泼的演奏,不但摘下了古典音乐看似严肃的面具,也为古典音乐增添了活力。历经这样的视听效果而不爱上古典音乐,真的很难!
  德国作曲家贝多芬一生创作的九首交响曲中,无论是他亲题的《英雄》或是被后世冠上标题的奇数号交响曲都是鼎鼎大名的音乐巨作,例如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英雄》、c小调第五交响曲《命运》、d小调第九交响曲《合唱》。反而没有被后人冠上标题的C大调第一交响曲和A大调第七交响曲却容易被忽略。上述提到的贝多芬的几首拥有标题的奇数号交响曲,都是我早年开始听古典音乐时,必然会接触的所谓世界名曲或百大名曲。
  然而岁月如梭,对我来说,没有标题的贝多芬A大调第七号交响曲越陈越香,对它的喜爱早已超越当年贝多芬那几首音乐史上的扛鼎之作。这首在1812年完成的交响曲,隔年底于维也纳首演即大获好评,也让贝多芬声名大噪。那样的成功,当时的历史背景也起着推波助澜之效。当年的维也纳甫经拿破仑的铁蹄蹂躏践踏,正处于重建的阶段,而这首曾被匈牙利大钢琴家与作曲家李斯特喻为“节奏的神化”、德国作曲家瓦格纳认为是“舞蹈的神化”以及贝多芬自认“此曲乃为人类酿造美酒的酒神”的交响曲,对于当时涣散的人心士气无疑是一场及时雨。的确,当我从第一乐章的《甚快板》一路听到第四乐章的《灿烂的快板》,音乐途中完全没有慢板或行板的乐章,直至第四乐章仿佛是情绪累积到最高点的狂欢节派对。特别是聆听德国指挥家克莱伯于1982年指挥巴伐利亚国家管弦乐团于慕尼黑国家剧院的现场演奏录音,最能体会此曲豪情挥洒、快意奔放又淋漓尽致的畅快感!
  上述的痛快若能观赏这场为了追悼1981年过世的奥地利一代指挥大师卡尔・贝姆的现场音乐会的影像将会更棒,只可惜这场音乐会演出并未留下影像记录,但我们仍然可以从克莱伯指挥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的同曲现场音乐会的影像记录中感受到他的指挥魅力。这个乐章足足比他在1976年为德国DG唱片公司灌录的同一首乐曲的同一乐章快了两分多钟。虽然演奏速度加快,乐曲却并不是毫无章法地乱舞,而是一波接一波动力层叠而上,将气氛呈现至白热化。听了这个乐章,又看了克莱伯的指挥,老实说要不爱上古典音乐,很难!
  这首交响曲第一乐章的主旋律我非常喜爱,它那如轻快舞蹈般的节奏非常讨喜,被日剧《交响情人梦》选为片头的主题曲,同时在该剧第四集里被生动俏皮地呈现了出来。剧中的演奏是主旋律出现之前由乐团低音大提琴与大提琴一同转动琴身掀开了序幕,紧接着是小提琴一同扬起琴身演奏,待主旋律再现时,管乐手也扬起各自的乐器吹奏。我当时看到这样的演出画面,简直乐不可支。由于当时我尚未看过原著漫画,因此无论那是原作的场景还是剧组改编的创意都令我欣赏。要是听了这个乐章,又看了那样的演奏,不爱上古典音乐,真的很难!
  于2006年底在日本播毕的日剧《交响情人梦》,是由日本漫画家二之宫知子的漫画改编。这套自2001年连载至今的漫画,在本地被归类成少女漫画。据说原著的创作灵感源于一个经常三四天不洗头、又住在如垃圾堆般房间里弹钢琴的女生来到二之宫知子的网站聊天,当二之宫知子越了解这个女生,就越想创作一个以她为架构的故事,因为这个女生与传统的古典音乐家形象大不相同。通常音乐家都是光鲜亮丽地身着晚礼服在大众面前演奏,可是这个女生只是真诚地面对音乐,毫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于是,一个不修边幅、生活邋遢、弹琴技巧高超的女生研习古典音乐的故事就此诞生。故事就从这位女孩野田惠遇见全音乐大学都崇拜的、素有“王子”之称的学长千秋真一开始,她自然也像其他女孩一样被千秋深深吸引。虽然千秋也觉得野田惠的钢琴弹得很棒,很有特色,却对她不修边幅的生活方式感到十分惊讶。渐渐地,古典音乐将两人的命运紧紧相系,他们合作四手联弹钢琴曲,甚至后来还一起前往法国留学。
  这出在日本平均收视率18.79%的戏剧在当地引起了古典音乐旋风,看过这部戏剧的男女老少都开始对古典乐产生浓厚兴趣,因为剧中的几场管弦乐团演出实在很炫,如第四集出现的贝多芬的《A大调第七号交响曲》第一乐章、既是片尾曲又在第五集出现的格什温的《蓝色狂想曲》,剧中的S乐团将这首爵士风格的古典音乐演奏得犹如园游会一般热闹多彩。当然剧中还有不少管弦乐团演出的场景都相当真实,当剧中角色卖力演出如同漫画人物的夸张表情之际,一场又一场考究的管弦乐团或钢琴演奏适度平衡了戏剧。而当地商人也趁机重新包装许多相关曲目上市,各乐团更卖力制作音乐会,让为戏而对古典音乐初生兴趣的大众有机会实地看到交响乐团的演奏。
  我一直觉得若音乐家们地下有知现在的人们几乎都得正襟危坐被迫面对他们的呕心沥血之作,我想他们也会希望大家放轻松一点。学习当然要以严肃的心情为之,可是用轻松的态度面对也并不为过。如同《交响情人梦》中的S乐团,团员都是一般老师眼中跟不上进度或看似不出色的演奏者,然而他们的音乐却拥有自己的个性,练习的时候也非常认真,只是在正式演奏时喜欢为古典音乐增添一点不一样的东西,让古典音乐更有趣、更平易近人。“条条大路通罗马”,谁说一定要走直线才能抵达罗马呢?
  从《交响情人梦》开始,我才逐渐了解当一位指挥家究竟是怎么回事,因为我一向比较爱听室内乐和协奏曲,交响曲和歌剧是我一直较少聆听的范畴,它们不但要娴熟各乐器的音色,在整合乐团合奏时要非常专注于各乐器呈现的音色是否和谐,并适时提出纠正与指示,同时还要凝聚团员的心,让团员认同这个团体,如此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交响乐团。因此,我决定找时间去漫画店借一整套《交响情人梦》来好好拜读,因为我实在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原著故事,可以改编成如此引人入胜又有趣的电视剧,而且这一对绝妙组合到法国留学之后,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猜你喜欢